※赤白戀夢※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6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…反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這個世界有前世今生,那上輩子的債注定要今世還,有沒有還完的一世呢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女孩很怕鬼,自己一個窩在家中,一動也不動,連上個廁所都得鼓起萬二分的勇氣,但不要說什麼是孽債,連前世今生都不曾思考過,因為那只是一個單純怕黑的小女孩,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快點等到父母回來就已經可以了,儘管她從來什麼都不缺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女孩的記憶由那時起開始很清晰,應該有不少人都會覺得這個女孩很多人疼,家中的管教又不嚴,衣服買最好的,書本買最新的,連筆袋裡的筆都可以多到用不完,不少同學到過她家都會覺得這女孩什麼都不缺,零食也是用車裝著的,很幸福的樣子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這個女孩總括來說都是很幸福的,除了一年之中某幾個特別的日子,當新年每個同學都好期待的時候,女孩總會望著月歷上的紅色假期發呆,每個孩童都在說著新年去哪一個親戚家,可以收到多少紅包,雖然是煩了一點,討厭了一點什麼的,女孩聽著都會覺得很無奈,因為她的記憶之中,就只有幾歲的時候有過這樣的拜年活動,然後就是每年每年都去旅行,「呀,真好呢,你每年都會去旅行呀。」但那些人從不知道女孩一家去旅行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就算避過了新年,還有一些時節都避不過探親,女孩很羨慕一些同學,可以很開心的說著去完外婆家又到爺爺家,因為她不能,每次說到爺爺、姑媽那邊,女孩都覺得很討厭,甚至可以說是煩厭,有時是當天回家的路上,有時則是回到家後,女孩的父母就會開始吵起來,從沒有一次例外。她當時並不明白,為什麼本來是很開心的慶生卻變成這樣了,所幸的是不是女孩的生日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不知從何時開始,女孩跟「那邊」的人零接觸了,樣子和聲音都幾乎忘掉了,但隨著人年齡的增長,很多不為這個女孩所知的事情都漸漸明朗,她終於都明白在她笑意臨人的面對著「那邊」的人時,她的父母也在受著何等的屈辱,從沒間斷。她開始痛恨「那邊」的人,每一個都在痛恨著,她討厭自己,為什麼在父母受著屈辱的時候,還可以渾然不知;她討厭自己,為什麼父母在受盡屈辱的時候,什麼都做不了,只能固作不知;她討厭自己,怎麼不是個男丁,令自家的父母多了一個屈辱的來源!由那時開始女孩一直很努力,立志要讀好書,打一份高薪厚職,目的就是為了站在那班人面前,反咬他們一口,曾幾何時,女孩想過她的一生就只是為了父母爭回一口氣,讓他們生活無憂之後就結束了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女孩在中四之前,前路還是一一片茫茫,聽母親的話入了小學,不知就裡的選了一間中學,原以為已經放下了的,在選科之前又再次回憶起,明知自己數學不行,還硬要選理科,她開始對自己的前途茫然,但就是放不下心中的恨,她不甘心為什麼那個女人的可以有這麼優秀的一個兒子,讓她得意地奚落他人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有時候那女孩會蠻感謝那個女人的,因為令她明白到自己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,經過了中五之後,女孩真的學會了放下,父母亦已經不再需要看她的臉色,有一次她收到了爺爺給她的紅包,女孩的想法嚇了自己一跳,她想:原來爺爺還在生的呀。原先執著的東西都忘掉了,那恨還在嗎?女孩沒有再多想,因為她覺得如果爺爺有一天不在了,她應該跟收到紅包時的反應一樣——沒反應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不知多久,女孩一直過著的平靜生活被打破了,又是那個女人,每次都用一些下三流的手段去害人,就算被揭穿了,還要惡人先告狀。女孩覺得好無奈,無奈的是家被搞垮了,無奈的是她心中的變化。當她知道爺爺痛重的時候,心沉了一下,但當知道他的痛重是假的時候,心沉了下去,原因是他的所作所為。她覺得無奈,因為家散了;她覺得可悲,因為那個老人把最關心他的人給傷害了。女孩沒有恨他,因為他已經是個陌生人的存在了,但同時她也承諾了如果老人有什麼事,她會去見她最後一面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而女孩沒想到這一句說話不到一年就得實踐了,收到消息的瞬間,和她所料到的反應一樣——沒反應。但她反悔了,原因是洗了澡也好,要打機亦好,終歸都是不想去的藉口,女孩的父親不讓她去,她頓時鬆了一口氣,至於原因女孩清楚得很。女孩清楚的了解到自己其實沒有原諒他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一個人做了一些事去傷害另一個人,有沒有想過他也間接地傷害了另一些人?而他有沒有想過無論做什麼都彌補不了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女孩相信著前世今生,也相信著所謂的債,如果說女孩的父親得還債給他的父親,那他的妻子和女兒呢?那今世應該是那老人欠了那兩母女吧?那個女人應該是欠那家庭最多的人吧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姑勿論誰欠誰,現在人都死了,女孩不解的是為什麼那個女人還可以大肆吵作,她的目的不是一早已經達到了嗎?就算騙得了別人,她的良心也能過得去嗎?還是說因為良心的責備,才做出這場心虛的戲碼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沒錯的,人都死了,應該什麼都結束了,無可否認的是女孩還是有那麼的一點覺得麻煩,但回想起來,那老人還是對他不薄,火葬的那天是最後一次機會看到他在地面的最後一面,女孩還是想實踐那個承諾,給他一個機會,更是給自己最後的一個機會,最後一次地面對他並原諒他這個可悲的老人……
      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